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龙8游戏手机网页版登录:《上海堡垒》票房口碑崩盘!最大输家是鹿晗?还是这家公司……

中新经纬客户端8月13日电(吴亦涵)上映5天票房1.14亿元,豆瓣评分3.2分,鹿晗、舒淇主演、改编自知名作家江南同名小说的电影《上海堡垒》“扑街”了,“扑街”的同时,还引发了舆论对于流量电影的广泛讨论。

如果说惨淡的口碑反映的是观众对于电影本身的失望,那么票房的失利,却给《上海堡垒》的投资者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损失。根据公开资料计算,《上海堡垒》的投资金额约为3.6亿元左右,按猫眼专业版预测1.36亿元的最终票房计算,《上海堡垒》投资者的损失最少在2.2亿元以上。

在这些投资者中,最惨的莫过于华视娱乐。作为《上海堡垒》最主要的出品方,华视娱乐拥有该部电影30%的投资份额,该电影也是其近年计划投资的7部电影中唯一一部上映的电影。而华视娱乐目前还处于二度冲击A股的紧要时刻。

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电影市场的变化,流量明星+热门IP题材的电影创作模式已经难以再产生票房爆款,影视公司只有生产出内容优质、观众喜闻乐见的电影,才会获得良好的票房成绩。

对于票房口碑均不佳,8月11日,电影《上海堡垒》的导演滕华涛和编剧江南先后发布微博向网友“致歉”。

滕华涛在微博上表示,看到有网友说“《流浪地球》打开了中国科幻的一扇门,《上海堡垒》又给关上”的评论时非常难过,这是对中国科幻电影的期待落空,作为导演其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

此外,滕华涛还在微博中向投资人表示感谢,因为“这部电影让你们赔钱了,但至始至终没有人跳出来指责我,还反过来安慰我。”

同日晚间,《上海堡垒》电影原作作者、编剧江南也转发滕华涛的微博,并同时写道,“对于那些不喜欢电影的朋友,辜负了你的等待。今天之后需要安静一段时间,先坚持把目前的连载告一段落。”

8月9日至今,《上海堡垒》上映不到五天,电影的票房和口碑就惨遭“扑街”。截至发稿时,该剧的票房仅有1.14亿元,根据猫眼专业版的预测,该剧的最终内地票房可能仅有1.36亿元。而在豆瓣上,该剧的评分更是已经下降至3.2分。

电影的票房失利还引发了广泛讨论。自8月9日以来,关于《上海堡垒》票房及内容的讨论多次登上微博热搜。8月12日《上海堡垒导演滕华涛公开道歉,你怎么看?流量电影是否已死》的讨论以8000多万的热度占据了知乎热榜第一的位置。而在该问题下,多数高票回答均赞成“流量电影已死”的观点。

吃瓜网友看个热闹,《上海堡垒》的投资者却是实实在在地亏了钱。如果电影最终票房为猫眼专业版预测的1.36亿元,那么总投资在3.6亿元左右的《上海堡垒》,带给其投资方的损失至少在2.2亿元以上。

猫眼专业版显示,《上海堡垒》的主要出品方包括上海华歆影视、中国电影等5家公司。其中,中国电影股份有限公司为A股上市公司,在2018年年报中,中国电影曾表示,公司主导出品和发行的科幻影片《流浪地球》开创了国内硬科幻大片先河,截至本报告日,公司参与出品的《上海堡垒》已完成拍摄。

而《上海堡垒》最为重要的出品方上海华歆影视制作有限公司,是华视娱乐的全资子公司。根据2017年华视娱乐所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华视娱乐拥有《上海堡垒》30%的投资份额,拟投资金额为1.08亿元。以此粗略计算,《上海堡垒》的投资金额约为3.6亿元,华视娱乐的投资损失则应在7000万元以上。而招股书显示,华视娱乐2016年的营业收入仅为1.2亿元,公司的净利润更是只有3027.95万元。

更重要的是,目前,华视娱乐正在第二次冲击A股上市。证监局网站上披露的《华泰联合关于华视娱乐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上市辅导基本情况表》显示,2019年1月3日,双方签署《华视娱乐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与华泰联合证券有限责任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辅助协议》。

这并非华视娱乐第一次冲击A股上市公司,2017年6月,华视娱乐披露了上市招股书欲登陆A股市场,但是此后因为IPO迟迟没有进展,公司最终于2018年年初撤回了IPO申请。

当时有市场人士猜测,华视娱乐并不稳定的业绩情况,可能是公司IPO难有进展并最终撤回的主要原因。当时招股书显示,2014年到2016年,华视娱乐的净利润分别为1701.02万元、-1.21亿元和3027.95万元。

此外,在招股书披露的公司未来两年影视剧投资计划中,《上海堡垒》以1.08亿的投资金额位居华视娱乐所有电影投资项目的第二位,投资金额第一的电影项目是同样改编自江南同名小说的《龙族》。

纵观华视娱乐所列出的7个电影投资项目,像《阿狸》《秒速五厘米》《斗罗大陆》《龙族》等,都改编自热门的IP题材。而7个项目中目前仅有《上海堡垒》成功上映,却惨遭票房与口碑的失利。

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电影市场的变化,流量明星+热门IP题材的电影创作模式已经难以再产生票房爆款。

对于《上海堡垒》票房的失利,国金证券传媒与互联网分析师裴培分析,从2016年以来,由这种流量明星主演的电影,票房几乎就没有成功的例子。《上海堡垒》主演鹿晗的形象和调性完全不适合科幻片,他以前代言《星球大战》系列的效果也不好,而且,自从2017年8月公布恋情以来,鹿晗的流量也在走下坡路,甚至快要失去流量这个保护伞。

裴培表示,自从2016年以来,观众一直在用脚投票,教育投资人、媒体和“流量思维信徒”。《上海堡垒》只是这一系列教育行为的高峰,也是“流量思维”彻底破产的象征。

西南证券传媒分析师刘言则对中新经纬客户端指出,随着电影票补制度的取消,观众的观影成本上升,对于电影质量会更加重视,无论是流量明星还是改编热门IP,其对电影票房本身的影响都在减小,影视公司只有生产出内容优质、观众喜闻乐见的电影,才会获得良好的票房成绩。

“也不是说电影有流量明星或者改编IP就会不受欢迎,事实上从制作的角度来看,IP为影视作品提供了一个故事的框架或者剧本的雏形,本身就是内容的一部分,因此最重要的,还是如何结合IP和流量明星,将故事讲好。”刘言说。(中新经纬APP)

(文中观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